一口白桃

“我不要细水长流,我要一场纵火犯和死者都只是我们的轰烈的燃烧。

我要你锐利且张扬,疯狂而易燃,通缉我,狙击我。

我要和你拥着汽油撕咬,搂着酒精碰撞,放纵温度随肾上腺素飙升。

我要滚烫爱意将我们的喉头烤哑,烧出肺腑的情话都炙热。

我要你现在就吻我。

还吻我万千。”